对你见色起意有声小说,在线收听!
  话说到这份上, 算是彻底撕破脸了,哪儿还有成年人虚假的客套和体面。秦甜被她一句接一句激得面红耳赤, 面上维系得还算和善的表情几乎支离破碎, “许昭意!”

  “小声点, 同学, ”许昭意心平气和地看着她,“我听得清。”

  躺在桌面上的手机屏幕亮起, 振动着旋开一个弧度。

  许昭意垂眸扫了眼集合消息,漫不经心的模样,往对方本就窝火的状态里又添了一把柴。

  剑拔弩张间,气氛几乎一触即燃。自习室外的走廊里却传来沉重而清晰的脚步声,愈来愈近, 也不知道是路过还是要进来。

  原本气急败坏到极点的秦甜, 声音戛然而止。

  许昭意纤眉微微一挑, 心里跟明镜似的,念头稍转, 就摸透了对方想耍的把戏。

  “同学, 奉劝你一句,从现在开始好好说话,最好别在其他人面前上演‘我欺负了你’的戏码。”她盯着秦甜,轻轻懒懒地说道, “你会玩的我都会,不想我栽赃嫁祸你,就收收你的小心思。”

  装委屈博同情那套, 她早八百年就不稀罕玩了。

  但不稀罕,不代表她不会。

  只要梨花带雨地掉上几滴眼泪,再依仗着外表娇嗔委屈,甚至连话都不用说,就是全世界最无辜可怜需要安慰的人了,谁不会?

  在对方不善的注视下,许昭意与秦甜擦肩,轻笑了声,不温不凉地说了一句,“别不服气啊,我要是真欺负你,你连哭的余地都没有。”

  秦甜面色难看地攥了下手心,全然没料到许昭意这么难缠,她的心情根本平复不下去。

  说实话,许昭意都觉得自个儿像是拿了反派的剧本。至少“走绿茶的路让绿茶无路可走”这点,确实有点损,不太正派。

  但她跟情敌还讲什么正派?

  难道心平气和坐下来聊聊天,再义结个金兰互称姐妹?

  氛围凝滞时,教室门忽然咯吱一声,有人推门而入。

  两人同时抬了抬眼。

  很巧,进来的人许昭意基本都认识,有两个是梁靖川的舍友。其中一个总戴着细边眼镜,另一个是总是在视频通话里唱歌的那位,好像叫何伟。

  “欸,嫂子你也在啊,”何伟挠了挠头,四下看了看,“梁靖川同学呢,他怎么不跟你一块啊?”

  “他出去了一趟,过会儿会回来,”许昭意解释了句,推了推桌面上的书本和电脑,歉意地说道,“可能我得拜托你一件事,我刚收到通知,得去趟生科院集合了,麻烦你把这些东西给他。”

  “好好,你放心,正好我在这儿上自习。”何伟连连点头。

  但他这人明显一根筋,有些好奇,就直来直去地问了句,“你们俩,你们俩认识吗?我怎么觉着氛围不太对啊?”

  “刚认识。”许昭意微微笑了笑,意味不明地睨了眼秦甜,“聊的很投缘,我想秦甜同学会一直记得我的,对吧?”

  秦甜心头郁郁,但又不敢折腾什么,含糊又冷淡地应了句,心底憋屈搓火到了极点。

  除了配合,她别无选择。

  许昭意翘了翘唇角,跟熟人打了声招呼,捞起手包朝外走去。

  何伟左右看了看,对着骤冷的空气,丈二和尚摸不著头脑。

  梁靖川回来的时候,许昭意已经离开有段时间了。

  这段时间社团文化节,各学院报告厅和礼堂经常有成果展示晚会,自习室里本就寥寥几个人,这下陆陆续续地都走了:凑热闹的都去了报告厅,想图个安静、老实自习的都转战图书馆了。

  何伟跟细边眼镜玩了几局游戏,好奇秦甜也没走,每次想问都被同班拽住,困惑持续到见到梁靖川,“欸,嫂子有事走了。”

  他拍了拍桌上的笔记和电脑,“你东西在这儿呢,你回来我先走了啊?”

  梁靖川略掀了一下眼皮,道了声谢,晃了眼手里放不住的零食,递过去,“送你了。”

  “那我们就不客气了。”细边眼镜哈哈一笑,接过来跟何伟勾肩搭背地走了,“周末要是还有空,带家属聚一聚。”

  梁靖川摆了摆手,“再说。”

  秦甜从他进来就起了身,但自始至终默不作声,只低着头整理东西。在其他人都离开后,她抬眸看了他一眼,迟疑了几秒。

  她还是什么都没说。

  全程死寂。

  直到临走时,秦甜忽然顿住脚步,像是终于鼓足了勇气,“那个,下午的时候,可能是因为我不太会说话,闹了点小误会。你女朋友她……好像生气了。”

  她半垂着眼睑,声音很轻地说了句,“实在对不起啊。”

  “不用。”梁靖川眼皮都懒得掀一下,似乎并不在意。

  秦甜稍稍松劲,发觉他似乎也没那么不近人情,起了点心思。

  “那剩下的一点内容,以后还是课前说吧?本来觉得面对面讨论比较直接方便,”她拿捏着火候,低了低声音,故意将话说一半,“算了算了。”

  可惜和她料想得不一样。

  “可以。”梁靖川嗓音淡淡的,“你自己看着来就行。”

  “那就好,本来我也不想搞得这么——”秦甜勉强地笑了笑,欲言又止止言又欲,不动声色地添了一把火,“但我担心你们产生矛盾,毕竟下午闹了点小误会,你女朋友好像不太喜欢我。”

  话音未落,就被他沉冷的声音打断。

  “她不需要喜欢你,”梁靖川抬眼,不带任何感情的声音砸下来,“她喜欢我就可以了。”

  周遭的氛围有些凝滞。

  天色黯淡下来,玻璃窗外夜色步步围剿,他大半张脸埋在阴影里,浑身的气场骤寒,一扫平日里的懒散轻慢,近乎生人勿近。

  秦甜怔了下,心知触了他霉头,掐掉了明里暗里挑拨离间的心思,“抱歉,我不是这个意思。”

  “你不用跟我道歉,”梁靖川不耐地抬眸,冰冷的视线自下而上打量过她,“你拐弯抹角诋毁的是我女朋友,你应该找她道歉。不过既然你知道自己不会说话,以后尽量少开口。”

  话说得一分比一分重。

  他全然不会顾及同窗情谊,更不会顾忌对方性别,言辞尖锋直刺,半分脸面都没给对方留,字字如刀,割人心肺。

  秦甜咬了下嘴唇,被几句话刺得面红耳赤,指尖都在抖。

  是难堪,也是不甘心。

  “我是,我是很喜欢你,但也只是喜欢你。我没有做什么,”她勉强地笑了下,难堪和委屈绞得她眼底泛了一层雾气,眼泪簌簌地往下掉,“就算你不喜欢我,也不用这么……”

  “有意思吗?”梁靖川掀了掀眼皮。

  秦甜的眼泪蓦地刹住了。

  “我没你想的那么好。”梁靖川嗓子里沉沉嗤了一声,抬腿迫近她,“我这人不太讲理,最恨别人动我的人,劝你及时止损。”

  他干净利落的碎发下,是一双漆黑沉冷的眼,沉降着难以言明的情绪,深不见底,让人莫名生出一种心惊肉跳的错觉。

  秦甜下意识地后退了半步,被迫得几乎说不出话来。

  梁靖川只是捞起座位上的外套,懒懒散散地直起身来,“看在你是小姑娘的份上,最后一次敬告你,离我远一点。”

  他撂下几个字,低下来的嗓音沉冷,“别让我料理你。”

  四下的空气寸寸凝结,气氛直降到了冰点。

  秦甜是红着眼眶出来的,刚一出门,就被折回来拿东西的何伟撞见,僵硬不过一秒,她飞快地撇开了脸,脚步飞快得走掉了。

  这场景,就算是傻子都能猜出个一二三四五来。

  何伟正在原地尴尬,看到梁靖川,举了举双手,实在道,“我我我我们没有偷听的,刚折回来拿东西,就撞上了。”

  “你这也太狠了,没瞧出来人家妹子喜欢你吗?”细边眼镜叹为观止,忍不住啧了声,“虽然秦甜是有点不地道,但她好歹是咱们这级的级花,多漂亮啊。”

  梁靖川没什么表情地看了他一眼,也没搭腔。

  除了何伟这种一根筋,其实谁都分得清白莲绿茶。

  只是对大多数人而言,不搞僵关系是因为没必要,不拒绝对他们也没有什么损失而已。

  “秦甜喜欢他啊?”何伟这次回过味来了,皱了皱眉,“不是,人家都有对象了,你这种态度不行,以后就是一渣男。”

  “得,您心够大的。”细边眼镜摇了摇头,拍了拍他的肩膀,后几句依旧说给梁靖川,“不过梁靖川同学,虽然我们都知道你中国驰名双标,但是做人还是得公平一点:小女生的问题还是别掺和,要客观对待。”

  “客观不了。”梁靖川沉沉地嗤一声,“我主观爱她。”

  “我操。”

  “告辞。”

  这下两人齐刷刷地跟他退开一部分距离,划清了界限。

  “要不是打不过你,你这种乱撒狗粮的人,迟早会被人半道打死的。”细边眼镜听不下去了。

  “没错。”何伟深以为然。

  生科院这边在外面搞了个联谊会。不太像学校平时中规中矩的表演节目走流程,形式像茶话会,更为准确的说是酒话会,就像是个融合了饭局的小型派对。

  许昭意玩游戏时喝高了。

  她这人是个心算高手,记忆力超群,智商碾压众人,平时是绝大多数游戏“魔王”的存在,但绝对不包括玄学游戏:比如,最简单的转酒瓶和石头剪刀布。

  梁靖川过来接她的时候,生科院学生会的两个同学正在旁边候着,尽职尽责地清点人数、安排把喝醉的同学送回去。

  许昭意缩在地上一小只。

  梁靖川朝她走过去,温温淡淡地唤了她一声,“昭昭。”

  许昭意抬了抬眼,看清楚眼前的人时,眸底像是锁住了漫天渐落的星光,漆黑,也明亮。

  她朝他招了招手,微扬的声音里勾着点惊喜的意味,“梁靖川。”

  “还能认得出我?”梁靖川轻轻一哂,停在了她面前。

  他朝她微倾了身,摸了摸她的长发,低下来的嗓音让人觉出温柔来,“今天怎么喝这么多?”

  许昭意下巴担在膝盖上,歪了歪脑袋,茫然地看着他。她似乎没听懂,在努力地回味他话里的意思,也不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对你见色起意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只想你幸福只为原作者令栖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令栖并收藏对你见色起意最新章节